[登錄] [注冊]
網站首頁 >> 網站建設 >> 建站經驗 >> 文章內容

草根打假網站創辦者坦言網絡打假四大難題

[日期:2011-03-15]   來源:碧波蕩漾網  作者:網絡   [字體: ]

  孫安民,陜西西安人,因創辦“老孫打假網”這個草根公益網站而廣受網民關注;黃相如,在上海工作的福建人,因創立“網絡打假團”被人稱為網絡上的“王海”。此二人,因鮮明的網絡打假風格,并稱為網絡打假“北孫南黃”。

  在“3·15”國際消費者權益保護日到來之際,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記者對他們進行了專訪,聽他們講述消費維權的“苦樂經”。

  孫安民:維權還需依靠社會合力

  “我的打假網站昨天又被黑客攻擊了,現在還沒有恢復。”3月14日“中國網事”記者見到頭發花白的孫安民時,他正用“一指禪”飛快地敲擊著鍵盤。

  50平方米的簡陋居室里,孫安民熟練地瀏覽網頁、搜索資料、發布文章、粘貼圖片,還與各地的朋友、求助者保持聯絡。“我每天接到幾十個電話,包括違法房地產開發商的威脅。”

  孫安民創辦“老孫打假網”,是緣自一段維權經歷。2003年,他把約20萬元的全家積蓄交給房地產開發商做訂金。可是,等待他的不是寬敞明亮的房子,而是一條漫漫維權路。2003年,他干脆把自家店鋪里的電話公布為房地產維權熱線電話。2004年,他正式創辦了“老孫打假網”,開始通過網絡開展消費維權。

  打開“老孫打假網”,其顯要位置寫著“促進和諧為政府解憂”,頁面上除了滾動的圖片有幾分醒目外,只是簡單地把20多個欄目并列地排在一起,像圖書館的架子一樣平實。“作為網站,內行人可能看著別扭,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。”孫安民說。

  2010年初,老孫與外省的“打假同行”在聊天中獲知,外地某區電視臺發布的藥品廣告存在嚴重的虛假宣傳。于是他與幾名“同行”相約前往調查、了解、投訴。與此同時,通過網絡進行投訴和公開這家電視廣告存在的違規問題。后來,當地工商部門對這家電視臺的違規行為進行了行政處罰。

  孫安民說:“網站是我的門戶,上面有我的資料、聯系方式、成功案例,這就拉近了我跟政府部門、求助者和媒體的距離。

  受益于信任度的提高,孫安民收到工商、稅務、物價和發改委等部門“紅頭文件”的答復已有上百份。

  在一些求助者眼里,孫安民和他的網站“能量無窮、業績輝煌”。但在老孫心里,也有很多無奈和酸楚。“說到底,個人力量再大也是有限的,要維護廣大消費者的權益,最終還是要依靠政府的幫助。”

  幾年來,“老孫打假網”已經“小有名氣”,有人想收買,也有人想合辦,還有人希望他在外地建分站,他都沒有同意,他擔心用于商業目的,“這將會改變網站的公益性質”。老孫說:“到現在,我沒有通過網站去掙錢,也沒有刊登任何軟廣告、硬廣告,是一個純粹的公益網站。”

  黃相如:網絡打假存在“四大難

  2009年11月1日,黃相如創立“網絡打假團”時曾十分自信地認為:“一定能帶動全民網絡打假熱潮。只有形成這樣的熱潮,才能在現階段遏制住網絡假貨蔓延的趨勢。”兩年過后,當“中國網事”記者詢問他網絡打假的成績時,黃相如一聲嘆息:“目前還沒有太大的起色。”

  打假難,網絡打假更難。黃相如將網絡打假形容為“爬山”:聯系被侵害的企業、和購物平臺溝通、走上司法程序,都是一重一重的山。

  黃相如解釋了打假團的處理流程:“網絡打假團”接受消費者通過各種形式的舉報,并將其記錄在案;當消費者對同一品牌的舉報到達一定數量時,打假團就會集合網民意見,整理售假賣家信息,聯系被侵害企業,希望企業能參與到舉證和指控過程中來;如果企業愿意站出來打假,那么就進入和購物平臺的溝通環節,出示證據,要求購物平臺配合提供售假者的信息或者屏蔽、關閉違法網店;在雙方無法溝通的情況下,進入司法程序。

  “兩年來,我們接洽了幾百家企業,平均每50家里面只有一家愿意打假。至今,雖有11家企業在我們的主動聯系后同意打假,但事實上其中的兩三家,早已進入了‘事實性停滯’狀態。”黃相如說。令他欣慰的是,至今已經有6家企業主動和“網絡打假團”聯系,站出來對假貨說“不”。

  走過近2年半時間的“網絡打假團”至今已接到消費者投訴1.2萬件,然而最終能夠像當時引起較大轟動的“皮爾·卡丹案”那樣,在投訴后最終順利地達到了關閉售假網店目標的,只有2個。網絡打假難在何處?黃相如說,難在舉證難、起訴難、訴訟難、獲賠難“四大難”。

  舉證難,難在證據的收集、保全和認定困難。“按照我國現行法律‘誰主張,誰舉證’,網絡打假往往需要公證機關購買假貨的過程。”黃相如說,“舉證難,舉證還貴。付出如此高昂的時間和金錢成本,這對一般的消費者來講幾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起訴難,一方面是被侵權的企業處于種種考慮最終愿意站出來打假的很少,一方面是很難找到責任人。而購物網站又往往袒護其平臺的企業。很多時候,只能通過起訴購物網站,來獲取售假者的信息。

  訴訟難,難在比較真偽貨品的時候,企業的商業機密可能被泄露,也難在法庭采信原告的證據有限。

  獲賠難,難在企業需要多次起訴不同的售假者,過程漫長而繁瑣。如果有多個不同的網店在不同的平臺上售假,這種情況下,企業就需要多次走這樣“兩部曲”的起訴過程,時間長,步驟多,得到的回報卻往往不大。

  黃相如表示,破解網絡維權難,還需消費者、被侵權企業、購物平臺、監管部門共同努力,在民事、行政和司法方面打出“組合拳”。

  “平臺有責任和義務不讓假貨流通,不僅要積極應對投訴,還要變‘事后打假’為‘事前打假’,對網店設立一定的準入機制,要求其出示所銷售產品的品牌授權證明。”黃相如說。

  在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上,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,“大力整頓和規范市場秩序,切實維護消費者權益。深入開展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的專項治理行動。”

  黃相如建議政府根據這個原則出臺具體的政策措施,“必須將政府工作報告的精神真正落到實處,讓廣大消費者在網上消費時安心、放心。”

相關文章
相關評論
26选5数